2021 年 6 月 23 日

三十而無救:事業無成

距離無可救藥的日子還有九天,談論完金錢的憂愁,接著就要談論影響金錢來源的事情,若不是如此怎麼會面對金錢的窘境呢?

第二天的課題就是「工作」

子曰:「三十而立」,三十歲了也應該要有所成就,不論事學之有成也好,成就有成也行,只可惜我什麼都沒有,說到學業只混到一個二專畢業,而這個二專畢業,如何跟這社會上到處都是大學生、碩士、博士去搶飯碗呢?大概就只能順其自然的找個工作餬口飯吃吃罷了。

而工作的目的是什麼呢?在我看來就只是增添勞苦,反正以現在的金錢籌煩景況來看,工作賺來的錢,只不過再轉交給銀行,並不能改變什麼?只是幫別人付出勞力,而勞力的所得歸給別人。

日復一日的上班,不就等待下班回家嗎?有的時候工作到一點動力都沒有,整天在那邊晃呀晃,然後沒事還去騷擾一下ERIC,反正自己不願意做,就乾脆再把一個人拖下水,一個人懶散,還不如多一個人一起懶散,多麼惡劣的想法啊!

事業有成變成一個幻影,嚴格來說我工作的年日至經歷過十五年以上,我從小就打零工,一直到國中進入正式進入社會工作,至今快三十歲了,就這樣空泛的經歷這十五年的工作,曾經做過電子工廠作業員、技術員、做過工地清潔工、當過軟體店的店員、送過披薩、製造業做生管、網路公司的助理、企畫、業務,然後進入機構服務,最後就在現在的公司磨耗日子。

前幾天看到香港的朋友當選了青商的會長,而同樣離開機構開創新的事工,辦的有聲也色,在先前機構也當上了主管職,三十歲的他早就成為一個名符其實的主管,如今更是一個領袖的職位,而我呢?

從頭到尾都只不過是一個執行者,連個當主管的經歷都沒有,更別提什麼領袖,這些功成名就與我一點關係都沒有,而老闆賞賜給我幾個業務的機會,至今沒有成案一個,幾乎都是不了了之,看似大案子,最後還不是無疾而終,大概我沒有談判本領吧!也或著我根本沒有成就大事的能力。

另一個美其名的網路事工,雖然在一年多前堂堂的走離開機構,而這一年多來,只不過是無聲無息,連個明顯的變動都沒有,更別想說成立新的機構來運作,至今雖然負責這個事工,但卻無力改變一切,只會換個養父養母罷了!從本來的機構換到現在的公司,只是如寄生蟲般耗盡資源,並沒有做出什麼真正的貢獻。

忙碌的日子並不代表有果效,工作和事工似乎沒有一個做的好,當大家在颱風天放鬆的時候,我還在搞什麼電子報,四處收集著各類的活動,以及尚未整理的信件,就這樣耗了一個上午,下午時間才開始編輯,編輯完了發送出去了,然後呢?不就還是一樣沒有任何結果,對事工有帶來什麼改變嗎?並沒有只不過是日行公事,一日復一日,如果不能改變,那麼就只會這樣繼續要死不活的耗下去。

工作的專業技能也越來越跟不上時代,衝勁與幹勁誰能比得上剛入社會的小伙子們呢?或許我只能繼續苟延殘喘,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個換氣的空間,然後深深的嘆口氣,工作就只是工作,事工也還是事工,我還能燃起動力的火嗎?還是熄燈放棄算了!對於工作我別無奢求,對於事工我就看上帝要怎麼做,我想做很多事情,但是沒力做,夢還是有,只是說比做的多,總覺得自己快變成只剩一張嘴巴的人,看來越來越沒有希望可言,繼續數算的即將沒救的日子。

本文撰寫於 2007年 9 月 20日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