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 年 6 月 23 日

《明日的記憶》有伴相依的幸福

如果過了明天,我連你都忘記了,可否緊握我的手,陪我繼續走下去。

看完了影片,再回頭看預告片結尾文字,不知不覺眼眶以濕漉漉,伴侶在面對這樣的景況下,要如何堅強的走下去呢?

電影是以倒裝的方式開頭,從安養院看著夕陽,佈滿張張相片寫著註解,好提醒著不樣忘記這些人,帶著一點點安詳的氣息開始了這個故事。

佐伯雅行一個拼了命的上班族,為公司效命了二十六年,但卻因為被診斷出早發性阿茲海默症,整個人生面臨了巨大的轉變,而人生往往就是這樣突如其來的改變,當醫生診斷出為早發性阿茲海默症,佐伯幾乎要崩快了;面對著公司業務的失常,以及種種而來的恍神的片段,似乎發現到有些事情一切都太晚了,對家庭、對妻子、對女兒,都只有著虧欠,當這一切都來得太快,還能留住什麼呢?

我不知道當人生面對這樣的衝擊時候,要怎麼繼續走下一步,五十歲還只是壯年,就必需要面對將漸漸衰退的記憶,慢慢的衰敗,無力抗拒,這樣下去要如何才能調適心情?當我開始撰寫三十無救的日誌時,我不敢去想向當有一天年華老去,而我不在是我,無法擁有自己時,一個人的我要如何面對?

佐伯有一位妻子的陪伴與鼓勵,能勇敢的走下去,但是對一個人的我而言,要如何走下去呢?這會是一個大哉問,我不會有什麼建設性的答案,大概就是把畢生積蓄送去安養院,然後在安養院度過吧!

佐伯二十六年的賣力,並不是沒有一點價值,無奈必須離開自己的崗位,從賣力打拼的環境,步入落寞的日子,這真的是一種淒涼的感受,看著身邊打拼過的環境,在這裡心中早就湧上一股落寞,佐伯的屬下卻在臨走時,留下那一點的溫馨,當一個個屬下遞上簽有自己大名的照片,我想那會是在落寞之後的一種滿足與幸福。

一個人離開一輩子辛苦的地方後,到底會留下什麼?佐伯留下著是屬下的真誠,而我又會留下什麼呢?似乎就只是虛無飄渺的存在,當離開服事六年的機構,沒有留下太多的感動,只是淡淡的離開,畢竟以後也還是會見面,並不是生離死別,更不是會在記憶中抹滅,沒有留下什麼思念,就這樣告別了工作環境。

當知道自己明日的記憶會比今日消逝,會選則怎樣的方式留下記憶呢?佐伯開始寫著日記,記錄起每一天,好讓自己可以去回憶,而我現在也正是如此,我留下每一篇的部落格,寫著我的靈修、心得、生活,我知道我的記憶有限,因此我想多留下些紀錄,留著將來回憶,就這樣一篇篇的網誌就這樣不斷的產生。

對於愛妻枝實子的回憶,佐伯選擇了用自己所捏造的陶杯,刻上枝實子的名字留下記憶,而在這留下記憶的路層中,一幕幕年少情懷的感動,就在這前往相識相戀的陶藝教室時,一幕幕年輕的枝實子帶著他走往回憶,一幕幕的回憶也在這裡湧上心頭,而也正是催淚的公式,當最愛將會從腦海中消逝,如何才能留住片刻呢?

當完成了刻上枝石子的陶杯,找不到老師傅,而起身離開,在離開的路上遇見了枝實子,但是卻完全不認得,莫名的情緒就在先前一幕幕的回憶公式中,被深深的烙印在心中,我不知道枝實子要如何面對不認識他的佐伯,但是枝實子早就選擇了要繼續跟著他照顧他。

這讓我回想起先前佐伯因為對自己的無力而要求離婚,不想成為枝實子的負擔,而愛在這其中就充分的滿溢了,一種彼此關愛,一起面對失去,有什麼比有如此伴侶更幸福呢?

聖經上寫到

傳4:9-11 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、因為二人勞碌同得美好的果效。若是跌倒、這人可以扶起他的同伴.若是孤身跌倒、沒有別人扶起他來、這人就有禍了。再者、二人同睡、就都煖和.一人獨睡、怎能煖和呢。 

如果有一天我自己遇到了這樣的挫折,我要如何才能面對呢?難道這部電影要在我宣告沒救的同時,喚起我的掙扎嗎?其實我已經不想做無謂的掙扎,大概背負著太多的重擔,不小心還會壓傷人,倒不如獨自一人承擔,反正這也只不過是極重的勞苦與虛空。

明日的記憶 Memories of Tomorrow

上映日期:2007-09-14
類  型:溫馨/家庭
片  長:2時02分
導  演:【在世界中心呼喊愛】堤幸彥
演  員:【來自硫磺島的信】渡邊謙、【座頭市】樋口可楠子、【醫龍】坂口憲二、【華麗一族】吹石一惠、【醫龍】水川朝美、【蜂蜜幸運草】田邊誠一、【白色巨塔】及川光博、【大搜查線】袴田 吉彦、【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】香川照之
出  品: ROAR 
發行公司:雷公電影

劇情簡介:

如果過了明天 我連你都忘記了 可否還是緊握我的手 陪我繼續走下去….

佐伯雅行(渡邊謙)是知名廣告公司主管,工作賣力認真,不但受老闆肯定,也備受下屬愛戴。他能無憂地在職場打拼,是虧得溫柔體貼的妻子枝實子始終默默支持,兩人甜蜜的感情羨煞許多人。而女兒梨惠也即將出嫁,還有個未出世的小外孫,幸福似乎始終圍繞在他身旁。直到某日,他因為不堪長期頭痛暈眩的困擾而就醫,這才驚覺原來自己的健康早在不知不覺中流逝。

他開始想不起來每天一起工作的同事長什麼樣子,每天上班都要經過的街道,卻變成了陌生的風景,上一秒鐘才訂好開會的時間,下一秒卻完全忘記……

直到有一天,佐伯不知不覺來到當年與枝實子相識的地方,他想起年輕時候彼此承諾相愛一生,想起了那時她說「我願意」的溫柔語調,卻怎麼也想不起她的模樣。枝實子回家找不到佐伯的蹤影,無助之餘,便也來到這個回憶之所。看到佐伯從前方走過來,她好想上前給丈夫一個擁抱,只是佐伯看著眼前這位眼中盈滿淚水的女子,覺得既熟悉又陌生……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