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 年 11 月 1 日

《反民主》能帶來更好的方式嗎?

民主政治到底帶來了理性還是非理性?民主制度真的是一個好制度嗎?看過銀河英雄傳說,腦海中一直有著楊威利描述的民主理念,但回歸歷史,民主制度實施至今,到底有那些優缺點,這是值得被探討的。

若是民主真的有價值,那它的價值又是甚麼?為了更深的論述民主,作者以相反的立場去檢視民主,其中提到民主政治可分類為三種類型的參與者,其中包含哈比人、政治流氓和瓦肯人,最理想的參政者是瓦肯人,但出現的機率有限,而且所能代表的選票和意識型態相同,因此多數還是在哈比人和政治流氓。

簡單節錄這三種人

哈比人──無知、資訊掌握量低,容易被煽動並選擇支持對自己並無好處的一方。

政治流氓──資訊掌握量高於哈比人,但支持政策與候選人的根據為個人認同的道理,會罔顧事實與真相,支持與自己意識形態相合的一方。

瓦肯人──資訊掌握量高,深具社會科學知識,對政策的看法不受個人看法影響,而以客觀的方式選擇結果最良好的一方。

文中談論到民主政治的風險,並且思考可惜性的菁英政治,各種民主論證確實經不起實證的考驗,但相對菁英政治也是如此,如何有一個規則可以防弊呢?或是能做出更好的判斷呢?我自己思考了許久,很多事情很難以單以個體的好壞作為論述,政治更是如此,因為是處理眾人的事情,而人數眾多意見就會分歧,而每個人追求的自我利益又不相同,最後還是在拉扯之中。

但這樣的紛鬧或許就是民主的特點,喧囂叫罵,甚至挺誰反誰,誰的論證對,誰的意見好,到頭來都只是針對特定人的喜好,並無法滿足所以人,民主就在這樣拉扯之中,看似有點失能,卻又是一種平衡。

書中提到了民主許多的問題,並試著尋找更好的解答,民主制度是一種政治工具,不代表就一定是最好,因此值得去常常思索,而這也是民主制度所容許的不一樣的聲音,不過書中太多的論點都不是我所能理解,看來還有太多的知識需要學習,我想我離作者期待的瓦肯人仍有一段距離,但至少我不更著煽動起舞,先留下一點時機,做好自己的判斷,能說出自己的理由,才能對自己的選擇負責。

反民主:選票失能、理性失調,反思最神聖制度的狂亂與神話!
Against Democracy

反民主

作者: 傑森‧布倫南
原文作者: Jason Brennan
譯者: 劉維人
出版社:聯經出版公司
出版日期:2018/08/07
語言:繁體中文
購買資訊:反民主
簡介:
★本世紀最危險的書,看了會崩潰,不看會後悔
★政治大學教授葉浩老師萬字導讀!
★撼動現代社會的根基、挑戰你我的信仰
★世上最宜居之處大多是民主的。為維繫民主,首先要反對它!

  在這價值混亂、制度失衡,民主神話即將破滅的年代
  人人都應該要有投下神聖一票的權利,錯了嗎?
  民主其實很無能?

  民主是現代社會最普遍的政治形式。

  我們相信,人人有同等的政治參與權,有權利參與選舉、投下神聖的一票。掌握參與政治的權利則讓每個人擁有權力,決定什麼法案是我們所需,什麼人物非我們所用,而這一再抉擇的過程,會讓公民更成熟、社會更建全,但本書《反民主:選票失能、理性失調,反思最神聖制度的狂亂與神話!》作者傑森‧布倫南卻說,我們都錯了!

  布倫南指出,就現行實施民主政治的結果來看,這個制度顯然不夠好,而且人人有權參與、決定政治的結果,是社會被無知與非理性的選民牽著走,導致我們往往無法得到對社會來說最好的政治結果。民主,其實是效率低下的制度。

  ‧你是無知的「哈比人」、意識形態主導的「政治流氓」,還是完美選民「瓦肯人」?
  布倫南將選民依資訊掌握度的高低分為三類:
  哈比人──無知、資訊掌握量低,容易被煽動並選擇支持對自己並無好處的一方。

  *例如:投票給政治承諾會發放高額補助,不知道此舉會拖垮縣預算,造成後續連串問題之人。
  政治流氓──資訊掌握量高於哈比人,但支持政策與候選人的根據為個人認同的道理,會罔顧事實與真相,支持與自己意識形態相合的一方。

  *例如:舉著認同的道理大旗,四處遊說、參與社運、熱烈表達支持看法,往往看似公正、有憑有據地長篇大論,但選擇忽略不利於個人認同之道理的證據。
  
  瓦肯人──資訊掌握量高,深具社會科學知識,對政策的看法不受個人看法影響,而以客觀的方式選擇結果最良好的一方。

  *例如:選舉時仔細衡量各候選人政策,投票時不分黨派、不受候選人個人魅力影響、不計任何鄉里人情壓力,主動蒐集相關資訊,審慎而公正。

  布倫南認為,瓦肯人為最理想、最不受情緒、意識認同影響的政治參與者,但現實的情況卻是無知的哈比人與偏頗的政治流氓當道,整體政治走向被民粹引向歪路。實際的社會科學研究更表明,政治參與以及審議制度會讓公民更加劣化、更無理性、偏見更加嚴重。

  ‧反對民主,才有修正體制的可能?
  面對發展至此陷入僵局的民主制度,布倫南提出一個遭可能萬人撻伐的解決方法:知識菁英制。他認為此時此刻,我們真正該思考的是新政治體制的可能,不能再毫無限制地讓人們自由參與政治。由知識淵博的理性菁英運行政府、做決策,才是現在我們應該認真考量、實驗是否可行的方法。

  民主的缺陷並不足以構成支持權威、走回頭路的理由,為了追求更建全的社會,我們有義務面對迫切待解的民主問題。
  布倫南指出了當前社會最重要的難題,來自民主政治的失調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未來我們該何去何從?民主這看似現代社會最珍貴的價值,難道真的是過度吹噓的神話嗎?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