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 年 11 月 1 日

2020年6月15日天氣晴

有點想開始寫日記,但是又不知道那些該寫那些不該寫,因為是公開所以就不能有太多牽扯他人的內容,那就只剩下描寫自己的心境和經歷,所以能寫的又很有限,只是人的記憶有限,如果用私密的寫法,也許哪一天就忘了要怎麼解開,不如就直接公開,也用開放的視野檢視自己的感受。

看著過去一周的工作日誌,很明顯產出相當的有限,效率也相當的低,慵懶地不想動,但還是有一堆事情等待處理,主要還是心境的調適問題,沒動力硬做只是更加疲憊,一直到今天傍晚才補回一些動力,但得繼續取捨一些工作項目,才能讓事情持續運作。

隨著年紀的增加,真的該改變一些生活方式,剩下的有限,但又不想帶給人麻煩,我想正常的生活習慣是必須要養成,避免熬夜,儘可能地在12點前入睡,不過今天因為更新主機的關係,超過一點點時間,等等打完這篇日記就來睡覺。

稍早看了台灣啟示錄,談到《做工的人》的作者訪談

面對做工的人,或是像我們這種高不成低不就,有點夢想也無法達成,只是慢慢地想,生活中就是在一堆無奈下,過一天算一天,或許帶有點厭世,也是難免,畢竟有太多無法改變的事情,看著陳立青描述的工人世界,大概我也在這邊原而已,算一算我也是做工之子,其中的故事又有點複雜,但這些經歷,也沒甚麼人能真正體會,大概就是讓人白眼而已,所以就不太想說些甚麼。

感情持續著空白,對於一個沒甚麼專長四五十歲的人,該有什麼期待呢?有時候在路邊看到我的小學同學,因為做工的關係身體已經不堪負荷,但又能怎樣呢?一樣光棍這些忙碌也只是為了存活,而我呢?相較之下我真的不能埋怨些什麼,有太多的距離還有自身的負債壓力,我並不想多說些甚麼,也不想帶給人什麼困擾,就過日子,日子變成怎樣就隨意吧~~~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