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 年 7 月 29 日

三十而無救:信仰膚淺

距離無可救藥的日子還有五天,今天是星期日,也就是主日,要去教會的日子,這天最適合談論對信仰的態度,雖然深稱自己是基督徒,但是卻還是有無法抵擋的膚淺,以及惡劣的態度。

第六天的課題就是「信仰」

信仰是一條抉擇之路,當選擇了這條路,就必需要堅持的走到底,但是面對信仰的態度人人都不同,像我如此惡劣的態度,大概也堪稱一絕吧!

我儘可能的會守主日,會到,但是不會太早到,只因為懶散所以自然就拖延,聚會是十點開始,而我大概都十一點才去,有時還會到十一點半,反正有去就好,最起碼比沒去的人要好很多;就算早到,過去也只會在那邊晃來晃去,不然就是找個椅子繼續睡覺,主日的意義連敬拜的態度沒有,那怎麼能說是守主日,我看大概比較像是敷衍了事。

對於牧長的態度,大概沒什麼牧者可以牧養我,黑羊白羊我可是比羊還惡劣的黑熊,我還記得在小組聚會中,我常常直接稱牧者名字,其他組員好歹還會加一個哥字,尊稱為某某哥,而我大概平起平坐慣了,根本就不太習慣加個敬詞,嘴巴上的稱呼就算了。

另外就是順服這檔態度,你以為牧長叫我做事我就會順服嗎?從以前在東園街時期歷經機構轉會,我都堪稱我相當黑,找我做事情,請事先知會,另外還要看我想不想做,我可不是你們說做就願意做,沒感動、沒興趣就免談,如果跟傳道牧長意見不合,可就沒有妥協的餘地,我想這個以前機構的夏牧師應該感受很深,我可是跟他同事六年,不順服他也有六年,意見不同方向不同,我才不會順服緣故就妥協。

故意作對的態度,可是讓教會長輩相當頭痛的人物,我還記得我以前教會是很反對染髮,那時我和朋友就在主日時,就用有色髮雕,三個人就分別染成藍色、綠色、金色,擺明和教會過意不去,另外就是像照片一樣,沒事拍著很虔誠,下一張就拿起雪茄來抽,巴不得多絆倒一些人,然後來個大震盪,看看信仰會不會更堅定。

對於我自己所堅稱生命會影響生命的信仰思維中,總是認為要有好的生命才會帶出更好的生命,而被神塑造的生命會吸引人來跟隨耶穌,但目前為止,我只能說狗屁不通,竟然高舉這樣原則的人,那麼所接觸的人應該會很著重生命,但實質上我看我誤了不少人,就連我那個灰熊小弟,到目前的信仰生活還一踏糊塗,如果生命真的影響生命,我看到是我影響他壞的因素不少,就連我同學,我看也好不到哪裡,頂牧長、偏行己見,在我看來這兩人身上都存在,我想朱牧師現在應該可以感受夏牧師的心情了。

雖然我嘴巴總是掛著人與神之間的關係,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在信仰中相當重要,總歸最大的誡命經上記載:「盡心、盡性、盡意、愛主你的神。這是誡命中的第一、且是最大的。其次也相倣、就是要愛人如己。 」我提的這樣的觀念並沒有錯,但我自己又是怎樣做呢?某種程度我會說這是我和神之間的關係,用不到你來干涉,就算沒有說出來,心裡也是這樣想,而愛人如己呢?光從今天我參加烤肉的態度就很明顯,根本不理會他人,聚會還沒結束就先跑了,然後烤肉的時候又一個人在旁邊聽音樂打盹,我管別人怎樣,我靜默我自己的時刻,只能說違背自己更顯得信仰上的膚淺。

當信仰與情感的因素交疊時,更大的遺憾卻也這樣產生,就是我這樣的態度,所以先前我追求的姊妹,也有著這樣的態度,認為來教會做什麼,這是她跟神的關係,有固定的禱告靈修,忙碌和疲倦不去教會也不會影響她跟神的關係,就這樣主日出現的機率相當低,久而久之沒有聚會,前一陣子聽聞她時,連名字也改了,似乎開始隨從姓名學等等迷信,而某種程度來看,這跟我的態度有什麼兩樣呢?既不能幫助她在信仰上扎根,有時還肯定與認同,還幫她做了不少辯駁,這只不過是自己殘害了她,而現今景況也沒有好到哪裡,我思考過是否要放下成見去追教會的姊妹,但我有這樣想法時,熟悉的情景畫面一樣的產生,我看我還是顧好自己不要再去害別人,免得要多讓羊群失喪,又多害了一個姊妹,看來或許披著羊皮的熊,也沒比披著羊皮狼壞到哪裡。

連信仰都能搞到這種地步,看來離群索居,還是按時聚會搞自避不去影響人也不去干預人,可能會好一點,無可救藥的地步只能看著病情惡化,最好的狀況下就是隔離,免得救不了自己還感染別人害別人。

本文撰寫於 2007年9月24日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