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 年 4 月 17 日

三十而無救:生活雜亂

距離無可救藥的日子還有七天,總覺得自己越來越沒值得稱頌,倒是被唾棄還比較實際,沒錢、沒名、沒權,什麼都沒有情況下,健康勘憂,為什麼會如此這般呢?我想了想跟生活的環境有關。

第四天所要討論的課題就是「生活」

正如我提供的照片般,這是我的房間,因為過渡於雜亂,所以避免大家看了不適,所以做了一些影像處理,希望看起來能舒服一點,不至於反胃噁心甚這產生厭惡感。

我在去年和今年的目標都有定下要整理好房間的目標,只是到如今還是維持相當的髒亂,有很多該丟的東西沒有丟,該整理擺設的也沒有處理,最後都只有堆在地上,甚至連睡覺的地方都被堆滿了物品,實在是一個悽慘的環境。

髒亂的人生,又怎麼可能會有健康的身體,每天和充滿灰塵的物品,以及被漏水弄濕發霉的書籍,嚴格來說我生活在一個病菌滋生的環境,還好這幾年沒有看到什麼蟑螂出沒,或著老鼠出沒,但始終還是一個相當恐怖的環境。

我記年以前還有個女生來我家借電腦趕作業,唉!結果好死不死的那天老鼠出沒,竟然跑上了我的書桌,然後嚇了那女生一跳,當時我回答的答案也真是機車,我竟然說老鼠出來跟你打招呼,怎麼我會有這種答案,難怪對於女生緣就留下一些污點。

雖然說男生都一樣臭,臭或許是汗臭或許是衛生習慣不良,但我何止算是臭男生,應該算是一個睡在垃圾堆中的垃圾人,垃圾人念台語比較能表達出感受,反正就已經這樣骯髒,我能說什麼呢?

總不能寄望一個女主人,每天如傭人般,幫忙收東收西,維持清潔,雖然說很多女孩子為人妻以後,不免幫男生收拾不少東西,真不知道我嫂子是如何幫我哥收拾,我房間如此的雜亂,跟我哥也有一些關係,本來我房間可以擺下兩個床墊,但是直到有一日,我哥把神學院的書丟回家裡以後,就佈滿了我的房間,而又沒空整理,就這樣持續惡化下去,到如今已經不知道從和收拾起。

我不知道有哪種女生可以忍受這樣的環境,還要能忍受在這樣環境中生活的人,這實在是一個鴻溝,把我和女人之間建立了一個無法跨越的界線,我無法踏入的境界,就連渴望女生施點憐憫給我一點水潤潤喉,都是不可能,因為這個鴻溝造成的隔閡是無法穿透。

雜亂的生活,骯髒的房間,如果再配上沒事挖鼻口、咬手指甲,甚至不刷牙洗臉,大概只能說垃圾鬼胎溝鬼(台語)來形容,繼續生存在這樣的環境中,那還能有什麼值得救呢?還是任憑我自生自滅吧!

本文撰寫於 2007年9月22日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