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 年 10 月 30 日

是神的呼召?還是我對神的承諾?

  昨天晚上,我哥跟我說到,他在跟朋友聊天的事後,談到我們兩兄弟服事的事情,令人很訝異,剛回教會不到一年的人?怎麼會一個跑去讀神學院?一個跑去做全職服事?

  說到這裡就讓我回想起以前,大概在專科的時候,我記的有個晚上的聚會是要我們寫下對神的諾言,一個可以告訴大家,一個將要當作燔祭獻上,至於告訴大家的哪個我已經忘記了?另外一個我卻記憶猶新,我記的我寫的是「我要為神來做網頁」。

  這時才讓我想到,我為什麼會來到現在的這個位置,又為何經歷過許多不同的經歷,我不清楚是神對我的呼召,還是神要我實踐我對他的承諾。

  如果說是神的呼召?那我應該會有很清楚的異象跟使命吧!然而我並沒有,我現在知道的就是,一步一步不斷的走下去。

  若是說要回應我對神的承諾,那我早就該完完全全的順服在主的面前了,可惜我不是那麼乖的人,為什麼我會這樣說呢?

  這就要說到當兵時,我做的禱告了,還記的當兵時過的是多麼的坎坷,我想沒有幾個人會有過三個新訓中心的經歷吧!換句話說,就是花時間在換新訓中心,幾乎都沒有受到任何的訓練,就下部隊去了。

  當然大家都知道我的身材,因為這樣的身材造成關節經常容易受不了重量而疼痛,成了連上的累贅,遭到長官們的排斥,讓我很難繼續待在這樣環境,每當休假回到家的時候,就攤在床上什麼事都不想做了,想好好的休息到收假的時間。

  在同樣的休假的日子,很久沒去教會哥哥,突然開始熱愛去教會了,不知道受到了什麼刺激,這時我才想到原來還有神這回事,不知道我有多久沒去教會了,我想大概有一兩年的時間了吧,日子過的安逸早就忘記神同在了。

  收假後開始晚上睡前做禱告看看聖經,求神讓我脫離這樣的環境,過沒多久,我竟然跑去住院去啦!因為韌帶鬆脫醫生說要開刀才可以矯正,就這樣短暫脫離了苦日子,雖然在床上但也看完了幾本屬靈書籍,和愛情故事小說,幸福了過了一段時間。

  好景不常的是,在住院期間接到消息,因為精兵制的關係,體檢標準回覆到初期,所有不適當兵的人,通通重新複檢,重判體位。可是醫院有規定,住院病犯不可以複檢,哇!這樣不就是說我沒有提前出去的可能了!經過幾次與醫師爭取,但是制度就是制度,不可以更改。

  那我只好認命放棄複檢了,到了出院後,有點垂頭喪氣,想想還要繼續撐完一年多被人歧視的日子,好在腳上開刀沒有那麼快好,需要復健一兩個月,就這樣連上拿我沒辦法,就只好把我安排到總機去,早上一早就去顧、晚上大家就寢時才回來。

  就這樣過著一日復一日的日子,不過我還是不想待在這裡,再次的開始每晚的禱告,直到我有次禱告內容是這樣,『求神讓我離開這裡吧!我會願意完完全全的服事你』,就這樣不斷的禱告,醫官就過來跟我說,指揮部說還有複檢的機會,看我要不要去,當然呢,我二話不說,當然就去啦,就這樣經過坎坷的路後,終於離開了軍中生涯。

  現在回想起來,我到底為什麼會來這裡參與PS194的計劃,我真的呼召來的,還我為了完成我的承諾呢?呵呵?搞不清楚,搞不好神要我還願呢。

  不過我最後還是要提醒一件事情,那就是神絕對會垂聽你的禱告,不要亂禱告阿,不然就會和我一樣走上全職服事的路唷!

撰寫日期:2001/06/04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