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 年 11 月 1 日

主日午後的悠閒

話說兩千零六年十一月十二日,國父誕辰紀念日的那一天主日,早上一如往常般遲到的去到教會,也一如往常般早退到門口罰站的我,決定下午出去陽明山到淡水之間悠閒度日一個下午,就這樣展開了悠閒的日子,不過我娘也跟著坐機車去悠遊去了。

如往常假日般,陽明山依然是充滿著許多的遊客,就這樣沿路上了仰德大道,經過了台灣神學院、嶺頭山莊、福音園、第二停車場……等,熟悉的景象轉眼睛又呼嘯而過,並沒有多做停留,撲鼻而來的屁味,原來是到了小油坑,隨即轉往八拉卡公路,跳往著遠方的小油坑,繼續向前而行。

抵達了二子坪的遊客服務中心,本想繼續往大屯山頂而上,但因為天氣冷,而放棄向上進攻。

因此就在此處稍做停留,放眼望去,可以看見遠處的觀測站,在山頂上穩坐不搖。兩個觀測站相互對望,不知道這些觀測站目前正在做什麼?

從另一側望去,樹孤伶伶的站立著,而遠去天空晴朗許多,而那就是我將要前往的方向。

來過二子坪這邊許多次,不知何時建立服務中心,可能我太久沒來了,而開路紀念碑,那麼多年以來,終於被我注意到了。

在遊客服務中心買了杯薑湯,喝了以後再上路,目標淡水河畔,就這樣沿著巴拉卡公路前行,遠處可以眺望整個淡水小鎮,穿過了北新莊,終於抵達了淡水。

停好了機車以後,穿過了淡水老街,來到了淡水河畔,進入眼簾的就是熟悉的小漁船,安穩的停在河岸邊,隨著水流上下飄動著。

而日頭也漸漸西下,留下著深沈的黃蘊,表示一天的日子光明將要離去,進入黑夜籠罩。

回頭看看熟悉的關渡大橋,聯繫著兩岸,這也是我回家所經之處。

淡水河畔的人潮依然是穿流不息,只能用快門將剎那變成永恆,記錄下過往的瞬間。

藍色公路開啟後,本來繁忙的渡船頭,擠滿著想要一賭淡水河光彩人們,陸續從渡船頭登上渡輪。

吃飯的時間到了,被陣陣傳來的碳烤味吸引著,轉頭望去,七彩的霓虹笑著我招手,真想盡去大快朵頤一番。

只是我口袋裡的錢,就只是如淡水河畔的孤單的漁船,根本沒有能力讓我填飽肚腹。

窮人只好把眼前的景致,用眼睛大快朵頤的填滿肚腹,沈溺在八里的夕陽下。

怎麼在用眼睛享受的時候,黑夜卻來臨的如此快速,已經無法清晰的看著觀音山,只能看著如星點般的燈光裝飾著。

繼續往前走,尋找我口袋中的錢可以購買的食物,看來小吃街才是我能果腹的地方。

填飽了肚子,遠處傳來了歌聲,不知道何時,淡水也有駐唱的PUB,希望下可以來此停留片刻,聆聽表演著的歌聲。

時候不早了,不能載往下走下去,該來打道回府,就這樣走出了商店街。

來到了淡水捷運站,人群依舊如此穿梭,或許這些都只是淡水的過客。

街頭藝人為著身邊停留著人們,認真的演奏著,並沒有因為聽眾少而馬虎。

街頭的畫家們,招攬著經過的客人,盼望著能多畫一張,多賺一張。

可是我並不是搭捷運回家,只好回頭走回老街,跟老街路口的漁船道別,不知道下次何時在相逢。

回家吧!畢竟我也只是淡水如雲煙般的過客,並不會為此停留,回家睡個好覺,畢竟上班族要認命,星期一還是要上班,不要玩太晚,工作餬口還是重要的事情,口袋裡的錢還是需要多一些。

如果想要隨時關注最新的資訊,可以加入
facebook 粉絲專頁 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jbearnet/
Telegram https://t.me/jbearne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